玩弄少妇肉体到高潮动态图,极品少妇被猛的白浆直喷白浆,少妇高潮太爽了动态图

<th id="1ohrp"><video id="1ohrp"></video></th>

  • <th id="1ohrp"><video id="1ohrp"></video></th>
    <strike id="1ohrp"></strike><object id="1ohrp"></object>
    <code id="1ohrp"></code>
    1. <strike id="1ohrp"></strike>
      <strike id="1ohrp"></strike>
      logo
      • 繁體版
      • English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招聘信息

      典型案例

      深圳市基本生活用品有限公司與深圳市思派硅膠電子有限公司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案
      時間:2020/6/30 15:39:28            【字體:

      【裁判摘要】
        重復侵權包括以下構成要件:一是本訴中被侵害的權利與前訴中被侵害的權利為同一權利;二是本訴中的侵權行為人與前訴中的侵權行為人為同一主體;三是本訴中的侵權產品與前訴中的侵權產品為(侵權構成上的)相同產品;四是本訴中的侵權行為發生在前訴判決生效之后且有合理的時間間隔。權利人就重復侵權行為提起訴訟的,不屬于重復訴訟,人民法院應依法予以受理。

        原告:深圳市基本生活用品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南山區華僑城東部工業區。
        法定代表人:陳實,該公司總經理
        被告:深圳市思派硅膠電子有限公司住所地:深圳市寶安區龍華街道寶華路
        法定代表人:甘雪,該公司董事長。
        原告深圳市基本生活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基本生活公司)與被告深圳市思派硅膠電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思派公司) 發生侵害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向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原告基本生活公司訴稱:被告思派公司生產、銷售、許諾銷售被訴侵權產品侵害涉案外觀設計專利權,且為重復侵權,應當承擔法律責任。請求法院判令:1.思派公司立即停止生產、銷售、許諾銷售侵權產品,立即銷毀庫存侵權產品及專用生產模具;2.思派公司賠償基本生活公司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共計人民幣100萬元;3.思派公司承擔本案所有訴訟費用。
        被告思派公司辯稱:自己未生產、銷售、許諾銷售被訴侵權產品,請求法院駁回原告基本生活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查明:
        2010年10月9日,原告基本生活公司法定代理人陳實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了名稱為“名片盒(A3308)”的外觀設計專利并于2011年4月6日獲得授權,專利號為ZL2010305479299。2011年5月6日,專利權人陳實與基本生活公司簽訂了《專利實施許可授權書》。
        涉案專利由不同角度的七幅圖組成設計要點在于形狀,最能表明本外觀設計要點的視圖是主視圖。從主視圖看,整體呈長方形狀,由盒身和盒蓋組成,盒身中部有一類似長方形的鏤空,靠近盒身開口即鏤空頂部的部位有一圓形突出物,內置磁鐵,為盒蓋開合固定之物;盒蓋是與盒身相連的矩形物體,盒蓋向內側折疊,形成封口,盒蓋內側與盒身相連的部分作鋸齒狀處理,盒蓋內側靠近頂端的部分有一個圓形的磁鐵,盒蓋折疊后與盒身的磁鐵相吸引,形成閉合名片盒。
        2014年5月28日,原告基本生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公證員監督下,使用公證處電腦在網上購買了被訴侵權產品。2014 年6月4日,基本生活公司委托代理人與公證員現場收取了裝有被訴侵權產品的包裹,取得被訴侵權產品(白色硅膠卡包)。經比對,被訴侵權產品設計與涉案專利外觀設計相同。
        另查明,2012年2月9日,原告基本生活公司曾以被告思派公司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侵害涉案外觀設計專利權為由將思派公司、深圳市維汶旎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維這旋公司)訴至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請求:“1.責令兩被告立即停止生產、銷售侵權產品,并立即銷毀用于生產該侵權產晶的專用模具及庫存侵權產品;2 判令兩被告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10萬元,兩被告負連帶責任;3.判令兩被告負擔訴訟費和維權費用共計人民幣2000元!痹撛航泴徖碜鞒(2012)深中法知民初字第250 號民事判決,認定:“思派公司、維汶旎公司未經基本生活公司許可,擅自生產、銷售與涉案專利外觀設計相近似的同類產品,構成共同侵權。思派公司、維汶旎公司應立即停止侵權,并共同賠償基本生活公司的經濟損失!彼炫袥Q:“一、維汶旎公司、思派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基本生活公司ZL2010305479299號名片盒(S3308)外觀設計專利權,并銷毀庫存侵權產品及專用生產模具;二、維汶旎公司、思派公司在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連帶賠償基本生活公司經濟損失3萬元;三、駁回基本生活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本S汶旎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于2012年10月18日作出(2012)粵高法民三終字第406號民事判決,維持了一審判決。該判決于2012年11月5日生效。經對比,本案被訴侵權產品與該案被訴侵權產品相同。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
        一、關于被訴侵權產品是否落入涉專利權保護范圍。被訴侵權產品“硅膠片夾”與涉案專利產品“名片盒”,系同類產品。經比對,被訴侵權產品左、右視圖均明顯凸起條紋,而涉案專利沒有該特征;被拆侵權產品底部開有長條形窗口,專利圖片底部只有細小開口;除此之外其他設計均相同。兩者區別點識別性不夠顯著,般消費者通過整體觀察,綜合判斷,兩者在整體視覺效果上無實質性差異,應認定兩者構成相近似,被訴侵權產品落入涉案專利權保護范圍。
        二、關于被告思派公司是否制造、銷售、許諾銷售被訴侵權產品。思派公司在其經營的阿里巴巴網店、官方網站中,公開宣傳展示了被訴侵權產品的圖片信息,該行為構成許諾銷售被訴侵權產品,故原告基本生活公司指控思派公司具有許諾銷售侵權產品的事實成立,法院予以支持。但是,基本生活公司指控思派公司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不能成立。因為基本生活公司該項指控實質是(2012)粵高法民三終字第406號案的重復訴訟。首先,兩案原告系同一人,均為基本生活公司;被告中均有思派公司,雖然第406號案件中被告還有維汶旎公司,但基本生活公司的該項訴訟請求均針對思派公司,應當承擔責任的主體仍然是思派公司。其次,兩案涉及同一法律關系和同一法律事實,兩案均是基本生活公司基于認為思派公司制造、銷售侵害其涉案專利權產品而提起的侵權損害賠償糾紛。雖然兩案被訴行為的發生時間有所不同,但基本內容、所涉事實相同,在生效判決已經做出認定并予以處理的前提下,法院適用“一事不再理”原則,對基本生活公司該部分訴訟請求,不予審理。
        三、關于法律責任的承擔問題。被告思派公司未經專利權人同意,以生產經營為目的許諾銷售被訴侵權產品,構成侵犯涉案專利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原告基本生活公司請求法院判令思派公司賠償其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但基本生活公司并未提交證據證明思派公司的許諾銷售行為給其造成的實際損失或思派公司為此獲得的利益,僅提供了人民幣5587.86元的相關票據予以證明維權合理開支,故法院對該合理開支部分予以支持;旧罟娟P于賠償的訴訟請求,法院不予支持,該部分產生的訴訟費用由基本生活公司自行承擔。

        綜上,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二款、第五十九條第二款、第六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第十條、第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二十四條第(五)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于2014年12月15日作出判決:
        一、深圳市思派硅膠電子有限公司立即停止許諾銷售侵害深圳市基本生活用品有限公司ZL2010305479299號專利權的產品; 
        二、深圳市思派硅膠電子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深圳市基本生活用品有限公司維權合理開支人民幣5587.86元; 
        三、駁回深圳市基本生活用品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基本生活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稱:(1)被上訴人思派公司在本案中實施的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是新的侵權行為。對于重復侵權應當從重處罰。(2)一審法院認定思派公司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不屬于重復侵權,而是重復起訴,因此判令思派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是不公平的。(3)一審法院認定思派公司具有許諾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但是未判令思派公司承擔賠償責任,而僅支付合理維權開支,是縱容侵權的做法。綜上,請求二審法院查明事實,依法改判:1.撤銷一審民事判決;2.判令思派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銷售侵權產品,立即銷毀用于制造侵權產品的專用設備、模具及庫存侵權產品;3.判令思派公司賠償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共計人民幣100萬元;4.判令思派公司承擔一、二審訴訟費用。

        被上訴人思派公司答辯稱:(1)思派公司在本案中銷售的被訴侵權產品與前訴的被訴侵權產品是同一產品,因此不是新的侵權行為,上訴人基本生活公司的起訴行為屬于重復起訴。思派公司僅銷售過這件被訴侵權產品,一審判決思派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是正確的。(2)思派公司雖然有許諾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但這是思派公司對網店侵權產品下架時遺漏的產品,一審法院判令思派公司僅支付合理維權開支是正確的。(3)基本生活公司同時對思派公司提起數起侵權訴訟,對其他案件審法院判決超過11萬元,因此本案判決不承擔賠償責任是合理的。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審判決。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經二審,確認了審查明的事實。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被上訴人思派公司是否存在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思派公司實施的銷售行為,應當按重復起訴,還是重復侵權予以處理;思派公司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
        一、關于被上訴人思派公司是否存在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根據上訴人基本生活公司提供的公證書記載2014年5月28日,基本生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公證員監督下,使用公證處電腦在網上購買了被訴侵權產品。2014年6月4日,基本生活公司委托代理人與公證員現場收取了裝有被訴侵權產品的包裹,取得被訴侵權產品(白色硅膠卡包)。兩份公證書記錄了基本生活公司從網上購買被訴侵權產品以及收貨的完整過程,思派公司對此事實也予以認可,故可以認定思派公司具有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此外,基本生活公司指控思派公司制造了被訴侵權產品,思派公司對此予以否認。鑒于被訴侵權的白色的硅膠卡片包上未標明生產者和商品標識,基本生活公司也未提交其他證據證明思派公司實施了制造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因此二審法院對基本生活公司主張思派公司停止制造被訴侵權產品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綜上,二審法院認定思派公司實施了銷售、許諾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
        二、關于被上訴人思派公司實施的銷售行為,應當按重復起訴,還是重復侵權予以處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四十七條規定,當事人就已經提起訴訟的事項在訴訟過程中或者裁判生效后再次起訴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構成重復起訴:(一) 后訴與前訴的當事人相同;(二)后訴與前訴的訴訟標的相同;(三)后訴與前訴的訴訟請求相同,或者后訴的訴訟請求實質上否定前訴裁判結果。當事人重復起訴的裁定不予受理;已經受理的,裁定駁回起訴,但法律、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除外。從本案的情況來看,首先,上訴人基本生活公司在(2012)粵高法民三終字第406號判決生效之后,再次將思派公司訴至法院,前訴的原告和后訴的原告均為基本生活公司前訴的被告之一思派公司和后訴的被告思派公司相同,因此前后訴的當事人基本相同。其次,前訴的訴訟標的是確認思派公司是否在2012年2月有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后訴的訴訟標的是確認前訴生效之后,思派公司是否在2014年5、6月間有制造、銷售、許諾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前訴、后訴的訴訟標的所指向的侵權行為時段不相同。最后,基本生活公司在前訴中的訴訟請求是:責令思派公司立即停止其于2012年2月發現的生產、銷售侵權行為,銷毀專用模具及庫存侵權產品;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10萬元,并負擔訴訟費和維權費用;旧罟驹诤笤V中的訴訟請求是:判令思派公司立即停止基本生活公司于前訴生效后2014年5、6月再次發現的生產、銷售、許諾銷售侵權行為,銷毀庫存侵權產品及專用生產模具;賠償基本生活公司經濟損失及為制止侵權所支出的合理費用共計人民幣100萬元,并承擔本案所有訴訟費用?梢,后訴與前訴的訴訟請求不相同,后訴的訴訟請求也不會從實質上否定前訴裁判結果。綜上,二審法院認為后訴與前訴并不符合法律規定的重復起訴的構成要件。
        人民法院停止侵權的判決生效之日起,侵權人不得再從事相關的侵權行為。但是,鑒于重復侵權是主觀過錯明顯,情節較重的侵權行為,一旦構成重復侵權要承擔較重的法律責任,故人民法院在認定是否構成重復侵權問題上始終非常審慎。根據本案查明事實,首先,前訴制造、銷售被訴侵權產品行為的時間是2012年2月,終審判決生效時間為2012年11月5日,后訴在網站上的許諾銷售以及銷售的時間是2014年5、6月間,前訴判決生效之日距后訴再次發現侵權行為之日長達一年半,可以排除被上訴人思派公司在前訴判決生效后,短時間內客觀上難以回收并銷毀被訴侵權產品的情形;其次,后訴針對的是思派公司在本公司網站上許諾銷售,并由公司直接銷售被訴侵權產品的行為,可以排除被訴侵權產品是前訴的侵權產品遺漏在市場上被偶然發現,也可以排除是人為栽贓思派公司的行為;第三,思派公司主張其在網站上的許諾銷售行為是兩年來因疏忽沒有撤下,主張公證購買的被訴侵權產品是其兩年來銷售的唯一產品,均與常情常理不符,二審法院不予采信;第四,后訴被訴侵權產品與前訴被訴侵權產品外觀設計相同,在前訴生效判決已經確認構成侵權的情況下,被訴侵權產品落入涉案專利保護范圍的事實清楚,不存在對是否構成侵權難以判斷的問題;最后,如果按照一審判決思路,只要前訴曾經就被告制造、銷售侵權產品等侵權行為進行過判決,原告就不得再就同類侵權行為起訴被告,就意味著被告在前訴判決生效之后,即使實施同類侵權行為,也沒有被再次起訴侵權之虞。這顯然不符合對重復侵權行為應當從重處罰的立法本意,將會放縱惡意侵權行為。綜上,二審法院確認思派公司的行為構成重復侵權行為,一審判決認定上訴人基本生活公司構成重復起訴不當,二審法院予以糾正。
        三、關于被上訴人思派公司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思派公司未經專利權人同意,以生產經營為目的許諾銷售、銷售被訴侵權產品,構成侵犯涉案專利權,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法律責任。本案由于權利人的損失、侵權人獲得的利益和專利許可使用費均難以確定,二審法院綜合考量下列因素,酌情確定賠償數額:首先,2010年10月9日,專利權人向國家知識產權局申請了名稱為“名片盒(S338)”的外觀設計專利,并于2011年4月6日獲得授權,目前專利保護期過半,該專利依然維持有效,證明涉案專利具有一定的市場價值;其次,侵權行為既有銷售行為,又有通過公司網站的許諾銷售行為,侵權性質較重,對專利權人的市場負面影響較大;第三,侵權人屬于重復侵權,主觀過錯明顯,侵權情節嚴重;第四,前訴判決的賠償數額為3萬元,對于重復侵權行為應當在前訴確定的賠償數額以上酌情確定賠償數額,以示懲誡;最后,經一審法院核定,上訴人基本生活公司為本案支付電子證據固化服務費、購買侵權產品費用、公證費、律師費等維權合理開支為人民幣58786元,二審法院對此予以認可。綜上,二審法院在法定賠償額范圍內酌情確定思派公司賠償基本生活公司經濟損失(含維權合理開支)人民幣10萬元。對基本生活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因未提供足夠的證據,二審法院依法予以駁回。
        綜上,上訴人基本生活公司的部分上訴理由成立,二審法院予以支持。一審判決認定部分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二審法院依法予以糾正。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利法》第十一條第二款、第五十九條第二款、第六十五條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侵犯專利權糾紛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第十條、第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四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于2016年11月3日作出判決:
        一、撤銷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深中法知民初字第552號民事判決第三項,即駁回深圳市基本生活用品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變更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深中法知民初字第552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為,深圳市思派硅膠電子有限公司立即停止許諾銷售、銷售侵害深圳市基本生活用品有限公司ZL2010305479299號專利權的產品; 
        三、變更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4)深中法知民初字第552號民事判決第二項為,深圳市思派硅膠電子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深圳市基本生活用品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及維權合理開支人民幣10萬元;
        四、駁回深圳市基本生活用品有限公的其他訴訟請求。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發布時間:2020/6/30 15:39:28[ 打印本頁 ]
      玩弄少妇肉体到高潮动态图,极品少妇被猛的白浆直喷白浆,少妇高潮太爽了动态图